第三個小崽子

張伯倫夫人以天真而又含笑的眼光望着邱吉爾,説:「這是不是你故意佈置好的?」邱吉爾向她保證,説: 「如果您下次再光臨,我們一定會獲得同樣的結果。」 英國人加强了探測潛艇的能力,使德國潛艇頻頻受損失。德國人的潛艇也相應地加 强了反探測技術。這種技術就是潛艇被英國海軍發現時,就從魚雷管裏往外打出空氣,造 成大量的氣泡。當英國人的潛艇探測器去跟踪氣泡時,德國潛艇便乘機溜跑了。這如同 是蜥蜴被追急了時,就將尾巴摔掉,那尾巴在地上彈跳,吸引追獵者,它的身體卻逃之 夭夭了。當時,德國人在這方面的技術遠遠領先於英國,英國莫可奈何,德國潛艇的襲 擾更猖狂了。爲了打破德國潛艇的放氣逃遁技術,英國海軍一邊請科學家加緊研究,一 ^邊就利用間諜來破壞德國的潛艇戰的方法。 當時,有個叫塔特的人,他是德國派到英國的間諜,英國反間諜機關捕獲他以後,用 重金收買了他,讓他又做英國的間諜。塔特便成了 一人兼兩國諜報工作的雙重間諜了。 「塔特,你又有立功的機會了。」 「讓我向德國情報局送什麼情報?」 「没什麼,」英國情報官員説,「只要你給那邊講個故事。」説着,他從皮色裏掏出一 摞英鎊,向前一推,繼續説:「不少吧。」 「什麼故事?」當間諜的人很少不愛錢,塔特也如此。 英國情報官員説:「你説你新近認識了英國海軍詹姆斯少校,這個少校是新式驅逐艦 的艦長。你説你同少校喝酒時,少校醉了。這個詹姆斯少校年輕得志,非常狂妄,又好 酒貪杯,每當喝醉了時就痛駡希特勒,什麼希特勒是什麼東西,他不過是奧地利海關小 職員的第三個老婆的第三個小崽子嘛。他爸爸還是私生子,哪有我詹姆斯出身高貴?他 到慕尼黑從軍,當個下士通信兵,我一進皇家海軍就是中尉,希特勒僅僅是下士,能同 我比嗎?


女間諜的悲劇

德國人的潛艇有什麼反探測技術,盡瞎鬧,追急了,放氣泡,這同黄鼠狼被獵 犬追急了放臭屁逃命似的,有什麼區别?開始還真蒙了我們英國人,現在,我那新式驅 逐艦上的吸氣新裝置,就是專門對付德國潛艇的放氣泡技術的,他不放氣還好,只要放 氣泡,我正好跟着氣泡打它了。那些德國大笨蛋,還以爲他那是什麼救命的高招,其實 反倒成了送命的臭着了,在上個月,我就用吸氣泡新技術打掉了 一艘德國潛艇……」英 國情報官這篇故事是臨時編的,而且,上個月打掉了德國一艘放氣泡開溜的潛艇完全是 出於偶然。當英國一艘驅逐艦護航時發現了那艘德國潛艇,立即追踪,德國潛艇從魚雷 管裹放出空氣,形成大片氣泡後,驅逐艦就失去了目標,但那德國潛艇卻出了故障,逃 跑没多遠就不動了,被驅逐艦一炮擊沉。英國情報官拿來同什麼「吸氣新裝置」聯到一 起,只是引德國人上當而已。 塔特問:「讓我向德國發你這故事?」 情報官點點頭。 塔特便按英國情報官的要求,把他「創造」的故事發給德國情報局。 德國人接到這則故事情報後,信以爲真,以爲是德國潛艇的反探測技術過時了,通 知德國海軍,放棄放氣泡戰術。結果,在以後的反潛艇戰中,德國人吃了大虧。 英國的一條反間計,爲在潛艇戰中打擊納粹,創造了 一個好條件,也爲研究戰勝德 國的反探測技術贏得了寳貴的時間。 一九四一 一年一月,華盛頓的聯邦調查局總部收到了特里尼達島的英國當局轉來的一 封奇怪的信。信中寫的是撒網捕魚、氣球玩偶醫院、修理手足脱落了的玩偶等。信上寫 的發信人是波特蘭市(美國西海岸奧勒岡州)的吉爾伯特夫人。她雖對搜集玩偶有興趣, 但她并没有手足脱落的玩偶,也没有托人修理過,更没有魚網和氣球玩偶。


事業圑體

另外,收信人寫的是阿根廷的莫利娜里夫人,但據吉爾伯特夫人説,她在南美國家没有任何熟人,根 本不暸解莫利娜里夫人是何許人也。 過了五個月,一九四一 一年六月,俄亥俄州春田市的威爾遜夫人收到了 一封航空信。信 上貼了 一張「查無此人,退回原處」的便條^收信人也是阿根廷的莫利娜里夫人。威 爾遜夫人吃了 一驚,莫利娜里夫人是誰呀,她連聽都没聽到過,更不曾記得給她寫過信。 伹信上確實寫着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天底下竟有這樣的怪事!出於好奇,她拆開信讀了 起來。信是用打字機打的: 「親愛的朋友: ^ 一個月前,你曾詢問過關於我搜集玩偶的事,我在藝術俱樂部作了 一次關於我收藏 的玩偶和立像的講演。新的收獲只是三個可愛的愛爾蘭玩偶。其中有一個背着魚網,另 一個是背着柴草的老嫗,第三個是小娃娃。 我在替母親編造收入表之前,由於商業上的原因,到母親那兒去了,爲此正在學習 打字,二一月一日」 讀完信,威爾遜夫人更感到奇怪了。在藝術俱樂部作玩偶的講演,倒是事實,可是 到母親那兒去啦,學習打字啦,都是没影兒的事。威爾遜夫人感到莫名其妙,便把這封 信交到聯邦調查局去了。 一個月以後,華盛頓州斯波坎的布朗夫人家裏也收到了 一封信,也是因爲地址不詳 從阿根廷退回來的。信上説: 「……我正讓孫女修理玩偶。……有一位重要事業圑體的太太,把一個穿法蘭絨草綠 色裙子的德國制衣舊素陶器玩偶送人了。


交易關係

我想不應和這件事有什麼牽連。上個月,我把這 個玩偶弄壞了。我打算在西雅圖找一個人把它修好。估計在二月的第一周以前,可以修 好。 一九四一 一年一月一 一十七日」 布朗夫人没有孫女,她做夢也没有想到過什麼德國素陶器玩偶。她有點害怕,就把 信交給了聯邦調查局。 同年八月,梅森夫人也收到類似的信件: 「侄女伊麗莎白很想得到一套中國玩偶,在唐人街買了七個穿中國服裝的玩偶。爲了 聖誕節用,買了五個英國玩偶。二個没有盒子,三個帶盒子。另外,侄女凱瑟琳對暹邏 玩偶和薩拉托加大皮包,深表感謝。」 十月份,吉爾伯特夫人再一次收到了退回來的信。信上説: 「暹邏舞女玩偶的腹部損壞,現巳修好。這個暹邏玩偶有個伴侶,也有法國玩偶。」 美國聯邦調查局暸解到這四位婦女都是玩偶搜集家。雖然他們從各個商店購買過玩 偶,但紐約一家玩偶商店和她們四個人都有交易關係。 聯邦調查局證實這些信件都運用了「隱語」。寫信用隱語也是一種計謀。這樣做,既 能讓收信人明白信的内容,又能瞞過外人。但對破譯密碼的老手來説,這類玩偶商的信 件「密碼」〈隱語)還是可以毫不費力地破譯出來。 以威爾遜夫人的名義發出的信: 背着魚網的玩偶是航空母艦; 背着柴草的玩偶是大型戰列艦; 兒童玩偶是小型艦艇。 以布朗夫人的名義發出的信: 弄壞了的玩偶是在珍珠港受傷的戰列艦,估計在二月份第一周以前修理完畢。


露了馬腳

以梅森夫人的名義發出的信: 所謂七個中國玩偶,是指七艘戰列艦已開進舊金山港〔這裏有一條著名的中國街道 叫作「唐人街」)進行修理; 五個英國玩偶是指别的軍艦,二艘停泊中,三艘開進船塢; 薩拉托加大皮包是指航空母艦「薩拉托加號」; 士”爾伯特夫人的第二封信: 腹部損壞的暹邏玩偶,是艦體中部中了魚雷的航空母艦; 其伴侶是改裝成航空母艦的軍艦; 法國玩偶是修理完畢的大型軍艦。 中了魚雷的航空母艦「薩拉托加號」和戰列艦「内華達號」在此信發出時,正在西 雅圖附近布雷默頓海軍工廠修理。 紐約的這個玩偶商是一個德國後裔的美國婦女。她曾經在舊金山做生意,給軍艦和 商船供應蔬菜。她暗中充當了日本間諜,爲日本海軍駐西海岸工作人員搜集情報。她常 常在自己家袤招待美國海軍的年輕軍官,同時搜集有關美國艦隊訓練情况等重要情報。 三十年代她遷居紐約,開設了 一個玩偶商店。 日本駐華盛頓海軍武官處在戰爭即將爆發時,要求她提供開戰後的美國艦隊動態等 情報。没有想到她寫錯了收信人的地址,因此,她煞費苦心寫的信未能寄到莫利娜里夫 人那裏,卻退到冒用姓名的太太們那裏。自己也由此露了馬腳。據説美國聯邦調查局還 暗中普查了美國當時使用的八百萬部打字機,甚至查明了玩偶商使用的那部打字機是哪 個旅館、哪個房間的。


海軍密碼

女玩偶商終於受到了審判。她被判處十年徒刑,并罰款一萬美元。 這就是一個女間諜的悲劇。 一九四二年初的一天晚上,法國維希政府駐華盛頓大使館的一間辦公室一男一女正 面對面飲酒,桌上擺着一大瓶香檳酒,還有牛排、火腿、水果、點心等。當時院子裹只 有一位值勤的保衛人員在巡邏。當他們巡視到辦公室門口時,那兩位吃喝得正高興。布 魯斯對值班員説:「今天是我和貝蒂邂遁一周年紀念日。來,兄弟,同我們一起乾一杯, 慶賀慶賀……」 「上尉,你知道值班時間是絶對不能喝酒的……」 「没關係,就請你喝一杯,只喝一杯。」 辛西亞滿臉笑容地遞過去一杯香檳,乘值班員不注意悄悄放了些藥粉在杯子裹。值 班員無法拒絶一位漂亮女士的殷勤好意,接過酒杯,一飲而盡。不一會兒,他就昏昏人 睡了。就在他酣睡的時候,布魯斯悄悄地把一個男人領進了使館。 那男人是一位盜竊高手。布魯斯爲什麼把這樣一個人領進使館呢?原來英國海軍情 報局急於獲取維希法國海軍的密碼。辛西亞雖然想盡辦法,甚至施展了美人計也未能成 功。她和布魯斯商量,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夜盜機要室。這意味着他倆必須親自參加盜 竊活動。辛西亞把這.個主意匯報給他的上司,并給他們繪袈了 一張大使館詳圖,圖中特 别介紹了機要室的位置和結構。英國安全協調局最初的反應是,辛西亞有點發瘋,要不 是發瘋,怎能想到偷竊大使館呢?但是由於邱吉爾在倫敦已等得急不可耐,不斷來電催 問,密碼在哪兒?再説,布魯斯現在已成了辛西亞的心腹,有他在使館作内應,也未必 没有成功的希望。辛西亞的上司斯蒂芬森考慮到上述兩個因素,就決定孤注一擲採納辛 西亞的建議。但執行這一計劃還需要一個能開保險櫃的真正的竊賊。布魯斯帶進來的那 位竊賊正是一位高明的撬保險櫃的專家,是斯蒂芬森從紐約的一所監獄裹找到的。他自 願從事夜間撬敵人保險櫃的危險工作,其報酬是工作完成後予以釋放。他是加拿大人,有 個綽號叫「竊賊喬治亞」。


藥物效力

爲了進一步暸解機要室和保險櫃的情况,辛西亞説服布魯斯找個借口闖入機要室看 看,并把那裏所看到的一切記在心裏。恰巧機要室首席譯電員貝諾瓦即將退休,布魯斯 便借口進去聊聊,以示告别。老貝諾瓦堅持未經許可任何人不能進入機要室的規定,布 魯斯一再軟磨硬泡,貝諾瓦只允許他在裏面逗留很短的時間。布魯斯只有幾分鐘的時間 去觀察保險櫃的位置、編碼器、報警器什麼的。當竊賊問他的時候,他才認識到有許多 情况,他還未能暸解到。但竊賊已能判斷出這是一個莫斯勒牌保險櫃,他估計他可以在 五十五分鐘之内把保險櫃打開。 怎樣才能把竊賊帶進使館呢?這又是個難題。布魯斯、辛西亞同英國安全協調局共 同擬定了 一個大膽的計劃。布魯斯對保衛人員説他有一大堆積壓下來的工作要幹,必須 在大使館内連加幾個夜班,可能呆得很晚。他要保衛人員對此事保密,因爲他還要帶一 個女朋友來作伴。他説:「我不能把她帶到旅館去,免得我夫人懷疑。」布魯斯把這樣的 秘密告訴他,他感到受寵若驚。同時,布魯斯還給了他一筆可觀的小費。辛西亞一連幾 個晚上都去大使館,保衛人員也習以爲常了。他們在辦公室仔細地傾聽外面的動靜,注 意着值班員來回走動的腳步聲。他們發現值班員的巡邏很有規律,每轉一圈總是一小時 左右,這麼短的時間對撬保險櫃來説真有點太懸了。於是,英國安全協調局給他們提供 了最新的催眠藥物戊巴比妥。 竊賊進來立即開始工作。可這個老式的保險櫃很堅固,加拿大人撬保險櫃花了很長 時間,辛西亞和布魯斯一邊看着表,手心裹捏了 一把汗,他們直擔心活兒没幹完,保衛 人員就提前醒來,因爲藥物的效力只能持續五個小時。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辛西亞的 心隨着時鐘的滴答聲呼呼地跳着。待保險櫃被撬開的時候,他們已經來不及去對付那些 密碼本了。加拿大人把打開保險櫃的密碼告訴了辛西亞,并教給她怎樣重新安上機要室 的門鎖,以便由她在第二天晚上去單獨完成任務。


連聲道歉

第一 一天在等待與不安中終於過去了,天漸漸黑下來,街上的路燈也陸陸續續亮了。吃 過晚飯後,辛西亞像往常一樣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來到大使館,她還破例帶來一束鮮花。她 一進大使館的門就看見那位夜間值班員,好在他并没有提及昨晚那突然而來的時間過長 的睡意。當然,今晚再不能用藥去給他催眠了。辛西亞必須在幾分鐘内辦完應該辦的事 兒。她照加拿大人的吩咐撥動了密碼,保險櫃門卻紋絲不動。難道有人改變了密碼?辛 西亞只好乘飛機到紐約,再次向竊賊討教。加拿大人耐心地輔導了她一番,她又在和大 使館一樣的保險櫃上進行了多次練習。可回到華盛頓後,保險櫃仍然打不開,看起來密 碼已經變動了。這一來,急壞了辛西亞和布魯斯,安全協調局的人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 蟻一樣。他們認爲只有再次讓「竊賊喬治亞」親自來打開保險櫃,才能有希望。可是在 值班員的眼皮底下怎樣潛入大使館呢? 他們來到大使館的時候,值班員仍在院子裏巡視。辛西亞急中生智,突然想到一個 絶招。 這天晚上,辛西亞和布魯斯脱得赤條條的,兩個人一絲不挂地躺在地毯上,緊緊地扭 抱在一起。當值班員巡邏轉回來的時候,到處掃視的手電筒無意中照見了地毯上那一對 赤裸裸的人兒。見此情景,值班員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他連聲道歉,趕緊離開,再也不敢來 打攪他們了。布魯斯乘機再次把竊賊帶進大使館。加拿大人只用幾秒鐘就打開了保險櫃。 他們從窗户把密碼本傳給隱蔽在花園中的英國安全協調局的間諜。那個間諜在汽車裏把 密碼本逐册逐頁的進行拍照,辛西亞一分一秒地數着,那顆心幾乎提到嗓子眼了。拍照順 利完成,密碼本被放回保險櫃,間諜們靜悄悄地消失在夜幕中,辛西亞這才鬆了 一 口氣。 她從心裏感激布魯斯與她親密合作,他倆在一起度過了 一個真正歡樂的夜晚。 膠卷衝洗出來後,交給了英國情報部門的密碼研究中心。


秘密使命

在那裏,英國人用它破譯 了敵國的密碼。維希法國的密碼本對英國及美國都是無價寳。當時盟軍正在實施一項在 北非登陸的計劃,正是這些密碼本使英美軍隊對在土倫、卡薩布蘭卡和亞歷山大的維希 法國艦隊各分遣支隊的分佈、調動等戰略部署情况暸如指掌。一九四二年六月,盟軍征 服了馬達加斯加之後,準備在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登陸。十一月,北非登陸成功,盟軍 幾乎没有遇到維希政府軍隊的任何抵抗。一位戰略情報局的高級官員對辛西亞説:「多虧 你搞到了密碼,才縮短了戰爭的進程。」 一九四一 一年四月六日清晨,馬德里剛從沉睡中蘇醒,大街上車流滾滾、人群熙攘。一 輛出租車正在向美國駐馬德里領事館緩緩行駛,車内坐着一男一女和一個孩子。那男人 約五十歲,金黄色的長發,濃密的胡子,橢圓形的臉,一對淡藍眼睛在鏡片後閃閃,發光。 他就是蓋世太保的間諜苑洛普。旁邊坐着的是他的德國籍的妻子約瑟琳和他們的孩子。 車緩緩行駛着,苑洛普心事重重。此去前途如何呢?美國領事館是否接納他呢?他心裹 一點底兒也没有。 苑洛普是荷蘭人,大學熱核物理系畢業。納粹的間諜頭目舒倫堡看上了他的精明才 幹,將他發展爲間諜。一個月前,他接受了一項秘密使命,就是潛伏紐約搜集蔓國軍火 工業的情報(尤其是原子彈方面的)。作爲諜報人員,他是非常關注戰爭進程的,對形勢 他也是十分清醒的。希特勒的狂妄野心與德義日的微薄的軍力相比,是極不協調的,早 晚會一敗塗地。想到自己將要執行的任務,他感到驚悸、苦悶和惆悵。他和妻子1^量以 後,決定趁機逃往美國。 太陽照耀着菩提樹,照耀着美國駐馬德里領事館的大門。門口站立着兩名哨兵,槍 口刺刀寒光閃閑,十分威嚴。苑洛普通過反光鏡,發現後面没有跟踪的人和車。他突然 一冈把車開進了美國領事館。在第二道門,他被堵住了。數十名衛兵用黑涧洞的槍口對 着他,瞪眼怒喝,讓他把車開出去。經過一番耐心解説和申訴,苑洛普總算見到了領事 霍拉特。


工作決心

「我一家三口要去美國,請您馬上給我們簽證。」苑洛普理直氣壯地説。 「你是什麼人?到美國定居的理由何在?」霍拉特問。 「我是德國蓋世太保的間諜,到美國就是爲搞你們的軍事情報。」 「你簡直是開玩笑,我决不能給你簽證。」 「你非簽不可,因爲美國急需像我這樣的間諜,表面爲希特勒幹活兒,實則爲美國服 務,爲盡快使盟軍取得勝利而效勞。我想,你是堂堂的美國領事,絶不會坐失良機 的。」 「我是領事,你説的事兒根本不是我的職責,你還是趁早到别處吧!」 「請你别再兜圈子了,前方將士在激戰,在流血,在死亡。浪費時間是最大的罪孽。」 「你實在是强人所難,你趕快離開這裏。」 「你裝什麼正經!我知道你是領事,你又是美國戰略情報局的間諜。要不是基於這一 點,我是不敢冒險來找你的……」。 「别説了,我盡快給你向上司請示,你回去聽候佳音吧。」霍拉特似乎被范洛普曉以 利害的一席話説動了,他終於讓步了。 爲了表示誠意,苑洛普當場交出了攝有如何建立和使用短波無綫電發報機的微型膠 片,其中包括在美國架設電臺所需要的材料、裝配圖、頻率表和各種密碼。還把他隨身 攜帶的一萬六千一 一百三十美元全交了出來。 過了兩天,霍拉特便收到華盛頓的電報:「要盡快給苑洛普簽證,不過,在赴美之前 還要考驗一次他替我們工作的決心。」 苑洛普一家住在美國領事館。這裏有美國的國旗,美國的駐軍、美國的生活^ 一 切的一切,都使苑洛普感到新鮮、安寧和滿足。他總算逃脱了希特勒的魔掌,這是他多 年的宿願。真想不到霍拉特卻板着面孔説出這樣的話:「我國政府電稱,你的行動不是真 心,是陰謀。因而不准你到美國去。」聽了這話,範洛普只覺得天旋地轉,牙咬得咯咯作 響:「説我不是真心,是計謀。請問,領事先生,你一生見過幾個像我這樣的人?」苑洛 普氣哼哼地説。「你説什麼也無濟於事,你還是走吧。」。